简体版 | 繁體版        
   
 
 
首页 机构设置 政策法规 政务公开 史志研究 史志宣传 史志成果 阿拉宁波
 首页
>史志宣传>重大纪念活动>纪念宁波解放60周年专题
重大纪念活动  
宁波市地方志工作推进会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纪念中共宁波地方组织建立90周年专题
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
《中国共产党宁波历史》第二卷首发式
新中国成立65周年暨首个国家烈士纪念日
纪念宁波解放60周年专题
纪念抗战胜利65周念专题
庆祝建党90周年专题
纪念浙东抗日根据地创建暨浙东区党委成立70周年专题
“不能忘却的记忆——浙东革命精神”学术研讨会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专题
纪念张人亚同志诞辰120周年
 
纪念宁波解放60周年专题  
新中国60周年之宁波记忆·解放特刊 宁波解放从这里开始
发布处室:  发布日期:2009-05-25  来源:宁波史志网 阅读次数:
保护视力色: 【字体:

    1949年5月25日,宁波宣告解放。斗转星移,60年过去了,这座古城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纪念60年前的那段峥嵘岁月?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自打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人从没有这60年来走得这么步履从容,这么自信、自豪;而正是60年前初升的红日,让我们可以这样自信、自豪地一路走来。也正是版图内地无分南北的一个个记忆深刻的解放日,串成了1949年10月1日火树银花的不夜天。

  我们为此血脉贲张,我们怎能不为此血脉贲张?!

  这是怎样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值得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为之献出青春和热血?!

  我们决定重走当年四明大地那些血与火的战场,探访宁波解放过程中的一个个细节,探访那些亲身经历过宁波解放的老战士、亲睹过解放军战士对百姓秋毫无犯的普通市民,探访那为着宁波的解放血洒疆场的一个个年轻的生命……

  我们带上行囊,兵分四路,分期分批探访宁波解放时梁弄、陆埠、大榭岛、宁海、象山、奉化溪口等关键节点,寻访新宁波的诞生过程,力求还原当时宁波解放时的历史,缅怀在解放宁波的过程中牺牲的先烈,感恩今天的幸福生活。

  为了探寻那段历史,我们与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及市档案馆一起发起、组织了“宁波解放日实地探访团”。探访团由当年参加过解放宁波的老战士、党史研究者、大学生志愿者和本报记者组成,在近一个星期的探访中,我们头上顶着明晃晃的太阳,行走在四明的红土地上。

  参加实地探访团的解放军老战士,当年一个个健步如飞,而如今颤颤巍巍,但他们坚持。从他们执着而真诚的眼神里,看得出不容置疑的责任和使命——他们清楚,自己行将老去,但他们执着地想让解放的那股精神,尽可能给后辈照亮前行的路。

  我们深知,短短几天,我们无法全部还原当时的历史,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寻找那些关键节点,而正是通过一步步实地探访,宁波解放日的一个个细节、一条条脉络,在我们面前逐渐清晰——历史,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也正是这脚踩红土的一步步,我们告诉你一个新宁波的诞生。——编辑人语

  ■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市档案馆 宁波晚报 联袂推出


    1949年5月7日,中共四明工委主力武装第五支队一举解放姚南重镇梁弄。随后,地方武装又接连在余姚境内低塘、青山、垫桥路等地,俘获了溃退的国民党军官兵数百人。5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2军65师193团在进击余姚途中,与迎候的五支队会师。同日,66师先头部队196团也进抵马渚。23日凌晨,65师师部顺利进驻余姚城,与随后到达的66师在城关会合,余姚成为宁波地区第一个解放的县城。

  1949年宁波解放大事记

  5月7日  余姚梁弄解放。

  5月23日 余姚县解放。

  5月24日 慈溪县城(今慈城镇)解放。

  5月25日 零时许,人民解放军65师195团和64师190团分路进入市中心,宁波解放。同日鄞县、奉化县解放。

  5月26日 镇海县解放。

  6月24日 宁波市人民政府成立,苏展任市长。

  7月5日  宁海县城解放。

  7月8日  象山县城解放。

  7月9日  象山县石浦解放。同月20日失守,一个月后重获解放。

  8月19日 大榭岛解放。

  8月24日 梅山岛解放。

  9月17日 南田岛解放。

  9月20日 檀头山岛解放。

  10月5日 定海县金塘岛解放。


    中村——宁波解放第一村

  2009年5月16日,由陈天章、肖林、钱永法等参与宁波解放的老战士、宁波晚报记者、宁波工程学院交通与物流学院大学生志愿者等组成的“宁波解放日实地探访团”从宁波日报报业集团首发,分别探访余姚陆埠和梁弄,重温那段弥漫着硝烟的岁月。

  “60年前,就是在这片山上,第五支队解放了中村,这里成为宁波第一个解放的村,而我作为其中的一名队员,亲身经历了中村解放前后。”在车子开往四明山的路上,看着一幢幢漂亮的小洋房,陈天章老人很是感慨。

  老人今年82岁,市社科联离休干部,亲历过余姚解放。1949年1月中下旬,陈天章从浙东人民解放军第二游击纵队二支队调到五支队,担任五支队政委陈布衣的秘书。

  “尽管四明山是当时浙东临委和四明工委的指挥中心,但是部队在山上居无定所。”陈天章回忆,1949年2月,四明山还是冰天雪地,他们或睡在废弃的祠堂,或是庙里,没有棉被,只能找些稻草来铺盖,而他好几次被稻草的杂碎呛到鼻子。也有时候,他们会睡在晒谷子的竹垫上,为了相互取暖,9个人紧紧地蜷缩在一起,一头4人,一头5人,待到醒来时,身体早已僵硬和麻木。

  1949年3月底4月初,五支队来到鹿亭乡中村,此时,国民党部队已经溃退,中村不战而解放,这里也成为宁波市第一个解放的村庄。为了庆祝中村解放,陈天章和队员们第一次吃到了猪肉。

  在解放中村的前后一段时间里,有一件事陈天章至今仍历历在目。那时,中村前面有一条溪,溪的对面有个毛笋山。一天早上,有人向陈布衣报告,有人在竹园里挖土,旁边放着几口棺材。陈布衣让陈天章前去了解情况。陈奉命前去,看到人们从泥土中挖出来的居然是一个个已死去的人,一共四人,三男一女。一打听才知道,这四人就是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杀害的朱敏、陈辉、萧章、徐方角四烈士。

  梁弄——宁波解放第一镇

  那时,余姚解放形势已一片大好。“1949年5月6日,在我们余上自卫大队的带动下,驻余姚盐场的盐务税警200余人携机枪5挺、步枪220余支及大量军用物品起义。”在梁弄烈士陵园里,肖林告诉宁波解放日实地探访团的大学生志愿者。当时,肖林担任余上自卫大队飞虎队队长,从事情报和统战工作,他所在的队伍在马渚拦截国民党军溃退的队伍,并与22军66师一支部队会师。

  在中村休整了一段时间后,五支队来到大岚山。四明工委决定召开扩大会议,布局如何迎接大军,同时作出了解放梁弄的决定。

  1949年5月7日凌晨,由陈布衣带队兵分两路,向梁弄进发。上午八九点钟,两队在梁弄会合,而就在他们到达的2个小时前,国民党队伍已经撤退。和中村一样,梁弄解放没有发生战斗。

  “梁弄一解放热闹了,我要做的事情多了,晚上别人睡觉的时候,我要收听新华社的广播,了解全国解放形势,一听就是一两个小时,而且边听边记录,那时的收音机可不能和现在比,当时,每天都要抱着这么大干电池。”陈天章的双手拉开有半米的距离向记者比划着,第二天一大早,他还要将前一晚记录的情况向老百姓和部队传达。在梁弄烈士陵园陈列馆里,陈天章试图寻找在那个年代使用的收音机。

  迎接大军发生误会交火

  “1949年4月21日解放大军渡江南下,进军浙东,根据中共四明工委的指示,我们一面积极开展军事政治攻势,敦促敌人投降;一面主动出击,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并拖住敌人,配合大军积极做好迎接工作。”

  在陆埠红色主题公园陈列室的沙盘前,82岁的钱永法老人指着沙盘上的余姚解放路线久久驻足,当时,他是浙东人民解放军第二游击纵队五支队八中队机枪班班长。

  1949年5月10日、20日、22日,我地方武装又接连在境内低塘、青山、垫桥路等地,俘虏了溃退的蒋军官兵数百人。

  1949年5月22日,陈布衣率领部队进驻姚西龙舌里,发动群众,准备粮草和慰问品,迎接大军。那天早上,雾很大,再加上情报不及时,发生了误会的交火。

  “那天夜里是我放哨,一早回来后,听到有人向陈布衣报告,说有大批穿黄衣服的部队正向我们走来,以为是国民党部队,10多分钟后,村里老百姓开始逃散,我们也做好了战斗准备。”陈天章老人回忆。

  但是,双方各鸣枪两声后发现,原来都是自己人。于是,三野七兵团22军65师193团与五支队一部胜利会师,一见面双方连连说“误会了、误会了”,一方面赶紧呼唤村民“不要逃、不要逃”。

  会师场面十分壮观,军民尽情欢呼,响彻云霄。中午,由龙舌里村民招待,军民会师聚餐。

  余姚解放势不可挡

  1949年5月22日下午,人民解放军第22军65师193团冒雨进入余姚县界,不久行至前场址村,与埋伏在附近小山头的四明地方武装胜利会师。

  当时,余姚城内国民党政府乱作一团,县长朱承德,一面令一个排的兵力驻守丰山顶佯装阻击,一面带着一批国民党党政人员百来人弃城向宁波方向溃逃。姚城市民关闭店门,街上行人稀少,一派死气沉沉的凄凉景象。

  我193团不失时机地继续前进,当部队逼近余姚县城附近时,城西北的丰山守敌妄图负隅顽抗,并掩护国民党残敌撤退。193团7连奉命主攻丰山,该连副连长带一个排迅速进攻,仅40分钟攻下了丰山主峰下的一个山头。193团8连接到侧面攻击丰山的命令后,8连一班迅速攻下了靠近丰山的一个村庄,将驻守在村子里的敌人的一个排驱逐出村,该村的占领为攻夺主峰创造了条件。

  为了不给敌人喘息机会,两连战士和地方武装人员一鼓作气发动了抢夺山头之战。晚上11点,枪声大作,丰山顶上国民党军队“噼里啪啦”象征性地作了阻击,听说头头跑了,很快扔枪丢弹逃之夭夭。

  丰山之战是解放战争时期余姚的最后一仗,这一仗彻底消灭了驻守余姚的顽敌,余姚城内的县自卫队也闻声溃逃。“在这次丰山歼灭战中,缴获了不少重机枪、轻机枪、加拿大步枪等,俘获敌军40余人,我军在战斗中负伤2人,牺牲5人。”钱永法说。

  23日凌晨,65师师部顺利进驻姚城。据已去世的余姚市原二轻局离休干部陈光明回忆,部队走进姚城最大的虞宦街时,店门都是紧闭的。当他走到“祥和源”、“人寿丰”药店之间,当时余姚城里大名鼎鼎的外科医生胡益平先生,迎上前与陈光明紧握双手,激动地说:“终于盼到你们来了,余姚解放了。”

  “陆埠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2009年5月16日,“宁波解放日实地探访团”来到陆埠撞钟山上的红色主题公园。60年前,这里曾是解放战争时期浙东临委和四明工委的指挥中心,很多战士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如今,这里已被开发成红色旅游景点。

  在公园的半山腰,探访团发现了一个用茅草搭建的简陋小木屋。“在解放战争时间,孔岙、余鲍陈村的党员和群众,搭了几十个草棚,后来整个陆埠地区搭了几百个,同志们称之为‘公馆’。”李坚告诉记者,眼前的这个“公馆”就是为了纪念朱洪山烈士而特意修建的。当时,朱洪山还在“公馆”写下了著名的“深山密林小公馆、金丝铺顶金条围四边”的公馆小调。

  李坚是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太太,每次来陆埠,镇里的人都会亲切地叫她“李坚大妈”或是“外婆”。62年前,她在上海参加了申新九厂大罢工,被敌人通缉,由党组织秘密送到了四明山,一直在芝林、余鲍陈、孔岙、大隐这一带做民运工作。

  在解放战争中,浙东临委、四明工委驻扎在如今的陆埠镇孔岙、大隐镇芝林,并在此部署浙东革命根据地的恢复,开始建立浙东第二战场,配合正面战场全面反攻和解放浙东等工作。

  时任四明工委副书记的朱之光称“这里是真正的铜墙铁壁”,陈布衣同志生前常常感慨:“要没有孔岙这些老区人民,我们一天也不能生存,我们不能忘了老区人民!”

(原载2009年5月25日《宁波晚报》)

【返回首页】 【关闭】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所有:中国宁波史志网 浙ICP备12024291号-1
主办单位: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宁波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1024*768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