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党史编研
  • 文字:
    保护视力色:
    四项工程建设及其在宁波60年经济发展中的地位
  • 阅读:
  • 时间:2010-03-25
  • 来源:宁波史志网
  • 【内容摘要】: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宁波四项工程建设有着复杂的国际国内背景。它的建设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两个不同的时期。从解放以来宁波60年的发展历程来看,宁波经济的腾飞无疑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实现的,但不能因此低估四项工程在宁波经济腾飞中的作用。笔者经过深入的研究后认为,把四项工程作为宁波经济腾飞的奠基之作是一种公正的评价。
    【关键词】:四项工程  经济腾飞  起点

        一.四项工程提出的背景

        新中国成立后,美国长期对中国采取敌视政策。中美两国长达20多年的尖锐冷战状态,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发生了直接的、重大的影响。因中美之间的对抗关系导致的海峡两岸关系的紧张,使地处海防前线的宁波不能成为国家建设的重点地区,也失去了快速发展的条件。
        进入20世纪60年代以后,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特别是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的成功出访中国,不仅标志着两国关系开始向正常化方向发展,也大大缓和了大陆与台湾的紧张关系。这预示着宁波作为海防前线的定位将发生重大的改变,从而对宁波的发展产生重大的影响。
        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政治上关系改善的直接影响就是中国对外贸易特别是与西方国家贸易的迅速扩大,从而导致港口设施明显不适应形势发展需要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船等泊位、仓库和堆货场积货如山的紧张情况时有发生。
        为了适应对外贸易迅速扩大的需要,解决港口设施明显不适应形势发展需要的矛盾,1973年2月27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做出要在三年内改变港口面貌的指示。同年3月2日,国务院组建了以粟裕和谷牧为首的港口建设领导小组。国家作出的大力开展港口建设的决定为宁波发挥港口优势,实现快速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与此同时,随着浙江经济的发展,浙江经上海转运的物资也越来越多。宁波港与上海港相距只有120余海里,加快宁波港的建设,不仅可以分流上海港的货运压力,缓解华东地区的物资积压,而且对进一步开发浙江,发展浙江的工农业及商品周转,也具有较为重要的意义。但是宁波港原有的航道水深和泊位通过能力并不能适应新形势的发展要求。
        1973年7月,粟裕在率领港口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及交通部的负责同志由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谭启龙的陪同来宁波进行实地考察,根据国家港口建设的需要和宁波港的实际情况,确定了宁波在扩建老港区的同时,建设镇海新港区的计划,并指示浙江要切实抓好宁波港建设的全面规划和实施。1974年1月,国家计委批准了镇海港区第一期工程建设项目,为2个煤码头和3个杂货泊位及相应的配套工程,投资约1.2亿元,与港口配套的公路、铁路、水电等资金达1亿多元,并列入国家重点工程项目。
        浙江发展渔业的自然条件优越,作为中国重点渔业省份,水产品的产量占全国的七分之一,海洋渔业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但加工能力不足成为制约浙江渔业发展的一个难题。1972年8月,农林部召开全国海洋捕捞会议,全面规划了全国国营渔业基地建设布局,提出了“积极勘察镇海渔业基地的要求”。1974年12月21日,国家计委正式批准了宁波海洋渔业公司的镇海清水浦渔业基地建设计划,按渔轮100艘,年产鱼货10万吨的总规模设计,总投资控制在1500万元以内。清水浦渔业基地建成后年产鱼货10万吨,相对于当时宁波海洋渔业公司年产鱼货的4倍多。
        为了缓解浙江社会经济发展中的燃料短缺问题,1973年中共浙江省委提出“煤油并举”方针,决定筹建一个年加工250万吨原油的燃料型炼油厂,以适应浙江省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需要。1974年4月,省委排除“四人帮”的干扰,省委第一书记谭启龙亲自听取汇报,经常委讨论,正式决定建设浙江炼油厂,并成立筹建处,展开选点考察工作。在燃化部的指导帮助下,筹建处经过反复比较,选择了镇海县塘湾。7月9日,国家计委批复同意镇海新建一座规模为年加工胜利油田原油250万吨的炼油厂。
        为缓和浙江省供电紧张矛盾,改善浙江电网的电源格局,1973年浙江省决定利用宁波的港口优势,兴建一座大型火力发电厂。为了适应镇海港区和浙江炼油厂的建设以及国家提出电力工业以坑口和港口建设为主的指导思想,浙江省革委会决定在镇海县临江公社虹桥大队为发电厂厂址。镇海发电厂作为炼油厂外围配套建设项目,被列入省重点建设项目。镇海发电厂一期规模为25万千瓦,建成后年发电量可达16亿度。1974年11月20日,国家计委批准新建宁波镇海电厂的计划。
        宁波四项工程属国家、省重点建设项目,其中:宁波港(老港区改造和镇海新港区)、镇海清水浦渔业基地属国家统一规划布局定点,炼油厂、电厂为浙江省国民经济中的薄弱环节而急需建设的项目。

        二.四项工程建设的基本情况

        由于四项工程建设,事关全国、全省经济发展的大局,中央各有关部委和浙江省、宁波地、市、县领导都给予了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
        在工程建设初期,中央和浙江省排除了“四人帮”的干扰,完成了筹建领导班子、考察选址、进行设计、会审等各项工作。施工队伍也由中央、省、地区的交通、石化、水电、建工等各部门抽调技术力量和建设大军组成。针对建设初期造反派进行干扰和由于四项工程建设规模大,牵涉面广,需要有关部门、单位及宁波地区有关市、县密切配合而四个工程现场建设领导班子很不健全,严重影响工程进展的情况,1976年6月中共浙江省委决定,建立浙江省宁波港、浙江炼油厂、镇海发电厂镇海清水浦渔业基地四项工程建设会战领导小组,由省委副书记陈伟达任组长。为加强现场的统一指挥,各工程建设单位亦相继成立了现场会战指挥部,并充实指挥部成员。
        宁波地、市委为配合四项工程建设也做了大量工作。宁波地、市、县派出干部和万余民工参加,参加了1974年全面开始的四项工程建设。1976年11月,中共宁波地委决定:建立宁波地区革委会支援“四项工程”建设办公室,具体协调地方支援有关事宜。
        在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四项工程建设排除了“四人帮”造反派的干扰,顺利开展起来。

        1.宁波港的建设

        防浪大堤是镇海新港区的前期工程。为了抢时间、争速度,在没有严密科学测试的前提下,建设指挥部就组织施工队伍,于1974年2月开展了大规模的劈山、抛石工程,建筑防浪大堤。到1975年9月,经过广大建设者的努力,从招宝山至大游山3160米防浪大堤胜利合拢,并围筑陆域面积4.9平方公里,达到了预期的建设目标。
        1976年6月,镇海港区2个万吨级码头水工工程动工兴建。至1978年12月,镇海港区第一个万吨级煤码头和3000吨级专用码头正式建成投入试生产。
        镇海煤码头投入试生产后,由于回淤严重,导致1978年建成的万吨级和五千吨级煤码头迟迟不能正式投产,其他泊位也因此推迟建设。针对镇海港区回沙淤积严重的问题,1980年3月,浙江省基本建设委员会会同交通部成立甬江口整治专门工作小组,负责研究镇海港区围堤后回沙淤积问题,并提出了科学整治与疏浚相结合的方针。1983年4月26日,宁波港镇海港区3000吨级和万吨级煤码头,经过3年的科学整治和疏浚,顺利通过国家验收,正式投入生产运营,年吞吐量为210万吨。
        在建设镇海港区的同时,宁波老港区的改建、扩建工作也在加紧进行。从1974年开始,到1977年12月工程竣工,宁波老港区共改建、新建泊位5个,总长471.3米,靠泊能力达到3000吨左右。

        2.浙江炼油厂的建设

        浙江炼油厂于1975年5月动工兴建。在石化部和中共浙江省委的重视和支持下,浙江炼油厂指挥部先后从温州、衢州化工厂、湖南长岑、兰州、抚顺、荆州等炼油和兰州化学工业公司引进了成批各类专业技术人员,成为炼油厂建设生产的骨干力量。为了确保炼油厂炼如期投产,1977年6月,中共浙江省委决定,从全省四个地区和省有关局抽调232名各类技术工人,充实炼油厂技术队伍,从而保证了炼油厂的顺利建设。
        到1977年12月,浙江炼油厂常减压装置试车一次成功。翌年11月,催化裂化装置建成,与常减压装置进行联动试运行一次成功,炼制出合格的汽油、煤油、柴油、重油和液化石油气。浙江炼油厂成为浙江省第一座年加工原油250万吨的中型炼制企业。

        3.镇海发电厂的建设

        1975年4月,镇海发电厂工程指挥部成立。5月,华东电力设计院完成初步设计,同年10月经水利电力部批准。电力建设分三个部分,即土建工程由宁波市第一建筑公司承包,设备安装由省火电建设工程处承包,水、电等项目由宁波设备安装队负责施工。1977年3月正式动工兴建,施工高潮时,人员达5500余人。
        1978年12月,第一台12.5万千瓦发电机组顺利安装竣工,投入试运行一次成功,受到水利电力部和省的表扬。1978年底,220千伏镇(海)宁(波)奉(化)输变电工程建成投运,将浙江第一台12.5万千瓦火电机组的电力送入华东电网。1979年9月,第二台12.5万千瓦机组建成投产,并入华东电网。至此,四项工程之一的镇海发电厂一期两台25万千瓦机组全面建成,经浙江省建委组织验收,工程质量评为优良。

        4.镇海清水浦渔业基地的建设

        1975年10月,镇海渔业基地开始建设进厂公路、桥梁和滩涂围堤,到1977年三通一平及生活设施和水、电、通讯等工程完成。1975年10月,浙江省计委批复的年产3000吨渔业钢丝厂也在基地北侧动工兴建。
        为了贯彻国家经济调整方针,压缩基本建设战线的要求,国家水产总局1979年11月召开基建会议,根据东海、渤海等地渔业资源变化和水产系统资金困难,决定停缓建一批渔业基地建设,并将镇海基地列为缓建项目。
        1980年上半年,镇海渔业基地工程进行扫尾,正式停建。渔业基地建设累计总投资达1388.7万元(不包括渔业钢绳厂投资1269.6万元),完成制绳车间、仓库、综合服务楼、生活设施等土建面积共58700平方米(不包括渔业钢绳厂土建面积24320平方米)。同年5月,年产3000吨渔业钢丝绳厂经国家验收,成为渔业基地唯一建成正式投产项目。
        宁波四项工程建设,除渔业基地停建外,其他三项工程建设,都取得了工期提前、投资节约,一次投产成功的良好效果,受到了国家计委的表扬。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中共浙江省、地、市委认真贯彻执行,及时地、果断地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以改革、开放为动力,加快港口、炼油化工,电力等三项工程滚动发展的步伐。经过30多年的发展,镇海港区已形成了大中小泊位配套,专用及通用功能齐全,能适应煤炭、液体化工产品、散杂货、件杂货、内贸集装箱、石油及其制品等多种货物的装卸、贮存服务需要,水路、铁路、公路中转等集疏运网络完善的综合性现代化港口,年吞吐能力达2千万吨。镇海炼化已从一个年炼油250万吨的年轻炼油厂发展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拥有每年2000万吨原油综合加工能力的炼油公司,成为我国最大的原油加工基地、进口原油加工基地、含硫原油加工基地、成品油出口基地和重要的原油集散基地之一。镇海电厂到2006年年底油改气改造工程结束后,装机容量不仅达到160万千瓦,而且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硫排放四千吨,对改善宁波的环境质量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 四项工程在宁波经济发展中的地位

        宁波解放60年来的经济发展经历了缓慢发展和飞速前进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而四项工程在这两个阶段的转换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可以说,正是这四项工程奠定了宁波经济腾飞的基础。作为宁波经济腾飞的奠基之作,四项工程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拉开了中央和省大力支持宁波发展的序幕

        改革开放前后宁波经济发展的巨大反差表明,宁波的经济腾飞与中央和省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中央和省的支持不仅给宁波的发展以优惠政策,给宁波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还通过大量的资金、人力、物力投入直接推动宁波的快速发展。
        在改革开放前,基于海防前线城市的定位,中央和省都没有对宁波的经济建设予以支持,宁波长期以来没有大工业和城市建设,不仅港口、外贸商业的地位下降,工业的发展也不大,经济发展仍然比较缓慢。从1952年到1980年的28年中,工农业总产值年平均递增6.8%,低于全国8.5%的递增速度。 
        这种情况因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的缓和和对外贸易的逐步扩大而开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1973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港口建设会议上,粟裕指出:东南沿海港口布局应以上海港为骨干,并加强连云港和宁波港的建设,并强调宁波港可以在镇海建设新港区,经杭州、浙赣线同全国铁路网相连接,以分流上海港运量,同时承担浙江地区物资进出的任务。在这次会议上,宁波港镇海港区的建设被列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成为解放后继天津、湛江之后国家第三个新建的港口。扩建宁波老港区、新建镇海港区标志着宁波的发展首次列入国家发展计划,也标志着宁波在国家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宁波开始由一个海防前线城市转变为国家重点进行建设的城市。
        在20世纪70年代初,以铁瑛、谢正浩(主管工业)为主的中共浙江省委,酝酿改变浙江工业的发展布局,开始考虑宁波优越的发展条件。浙江炼油厂和镇海电厂的建设表明,浙江省开始以宁波为中心进行大规模建设,从根本上改变了宁波在浙江省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在工程建设遭到造反派的严重干扰后,陈伟达顶住巨大的压力,旗帜鲜明地指出:“宁波这几项工程,是浙江希望所在,不把它建成,誓不罢休。” 为支持四项工程建设,中共浙江省委决定:省物质系统仓库,凡四大工程建设需要的,省物质仓库有的,要什么,给什么;需要的外汇,省专项拨给;需要干部,由省组织部抽调,全力支持建设上马。
        四项工程建设不仅标志着宁波地位的变化,随变化而来的大量资金、人力、物力投入也为宁波经济的腾飞打下了初步的物资基础。四项工程的基建总投资达8亿元。建成后,每年的总产值相对于当时宁波市的工业总产值,每年积累达2亿元。 而宁波在“一五”、“二五”和“三五”三个五年计划期间,全民所有制的固定资产投资只有2.32亿元。
     
        2.迈出了宁波的港口建设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

        “因水建港,以港兴城”,“港盛则城盛,港衰则城衰”,是沿海港口城市发展、演变的一条基本规律。港口作为宁波最具发展潜力和竞争优势的战略资源,在宁波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充分发挥其作用是宁波经济腾飞的基础。
        从世界港口的发展情况来看,港口一般都是从上游移向下游,从下游移向河口,然后进入到海峡。例如美国的旧金山港逐渐向外移到奥克兰大,纽约港移到了曼哈顿。镇海港区的兴建,使宁波港的范围从市内的三江口跃进到甬江口以及口门外的金塘水道的算山一带,开始向现代化的大港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从1973年到1978年,进出宁波港的船型和码头靠泊能力也提高了一个数量级,从千吨级发展到万吨级以上。
        在大力建设镇海港区的同时,1977年中央确定在上海建设特大型宝山钢铁厂,需要配套建设10万吨矿石中转码头。在中共中共浙江省委的大力争取下,1978年5月,国家计委批准,同意在浙江省宁波北仑山建设10万吨级矿石转驳码头及相应配套设施,并列入国家重点建设项目,总投资控制为3.86亿元,成为宁波深水大港建设的开端。该工程于1979年1月始建,至1982年3月建成,同年12月通过国家验收。
        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宁波港实现了从内河港到河口港,进而从河口港到海峡港两次历史性的飞跃。这不仅是中国港口史上的奇迹,也是世界港口史上的奇迹。宁波港口发展的历史性突破也为宁波经济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3.为临港型工业的迅速发展提供了成功的范本

        经济腾飞离不开优势产业的培育和发展。临港型工业是港口经济发展的切入点和动力,是现代港口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利用港口优势大力发展临港型工业是二战后许多国家和地区经济腾飞的重要因素。由于海运成本低廉的巨大优势,海洋成为世界各国各地区经济联系的重要通道。世界性工业生产分布的主要趋势也是向沿海港口城市聚集。日本是—个典型的例子。日本在战后,充分利用太平洋沿岸的优良港湾,集中力量建成大型化、综合化的以钢铁、石油化工为主的现代化临海工业区,从东京经濑户内海到北九州,形成了1000多公里长的世界上最集中的沿海钢铁工业带。
        宁波港水深泊位的开发,为大规模工业的兴起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反过来,这些工业所需的原料与能源,又为港口提供了大宗货源,形成了以港促工、以工兴港,港口建设与港口工业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此文刊载于《宁波辉煌六十年——纪念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在宁波的实践研讨会优秀论文集》,第76至87页,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