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首页 机构设置 政策法规 政务公开 史志研究 史志宣传 史志成果 阿拉宁波
首页 > 史志宣传 > 重大纪念活动 > “不能忘却的记忆——浙东革命精神”学术研讨会
重大纪念活动  
宁波市地方志工作推进会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纪念中共宁波地方组织建立90周年专题
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
《中国共产党宁波历史》第二卷首发式
新中国成立65周年暨首个国家烈士纪念日
纪念宁波解放60周年专题
纪念抗战胜利65周念专题
庆祝建党90周年专题
纪念浙东抗日根据地创建暨浙东区党委成立70周年专题
“不能忘却的记忆——浙东革命精神”学术研讨会
 
“不能忘却的记忆——浙东革命精神”学术研讨会  
中俄日史料记录的宁波细菌战之研究
发布处室:宁波史志网  发布日期:2018-02-28  来源: 阅读次数: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摘 要: 浙江宁波是抗战时期侵华日军实施细菌战的试验区、重灾区之一。关于宁波细菌战的研究,以往的研究多侧重于细菌战罪行的本身,如鼠疫的发生、确诊、来源、防疫、特点等,而未能查询可供利用的中外档案史料进行文献资料的研究考察,本文运用中俄日等国的历史档案及文献资料,对侵华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及其实情,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考察,可以更真确地了解这场灾难的历史原貌,也是对侵华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证据的进一步补充。

  

  今年是抗战全面爆发80周年。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极为深重的灾难,日军细菌战是其中最惨无人道的一幕。浙江宁波是抗战时期侵华日军实施细菌战的试验区、重灾区,宁波细菌战问题的研究,历来备受学术界关注。近年来,随着中俄日解密日本细菌战档案等新资料、新证据的不断发现,涌现出大批丰硕的研究成果。就笔者视野所及,关于宁波细菌战的研究,以往的研究多侧重于细菌战罪行的本身,如鼠疫的发生、确诊、来源、防疫、特点及受害者调查等,而未能查询可供利用的中外档案史料进行文献资料的研究考察,在这方面,中俄日等国既有的档案史料为本文提供了重要的研究基础。本文结合中俄日史料记载的有关宁波细菌战的历史档案和学术研究成果,试图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考察,以对侵华日军宁波细菌战罪恶史作全面深入的揭露。

  一、中国史料对1940年侵华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的记录

  1940年10月28日宁波《时事公报》报道记载:在“昨晨,敌机一架在宁波上空散发了古怪的传单——鄞县沿海有敌方军舰四艘”这一标题下有三条关于空袭的报道。其中第三则报道对27日进入宁波城区上空的日军飞机次数及其飞行路径作了如下的详细报道:  

  昨日午后2时20分,在海门发现一架自南向北飞行的敌机,当地立刻响起了空袭警报。2点27分,该机经过宁海时,当地也立刻拉响了警报。该飞机在当地的上空飞行,后途经慈溪,向龙山飞去,之后又朝海的方向飞去,消失在远方。2时50分警报解除。”

  根据 1941 年 1 月国民政府卫生署防疫处长容启荣撰写的《浙江鼠疫调查报告书》记载: 1940 年 10 月 27 日下午 2 时许,敌机袭鄞( 宁波) ,掷下跳蚤和谷、麦等甚多,11 月 1 日始发现鼠疫病人死亡,此后每日均有新病例发生,多者日死亡 9至 10 人,少者2至3人。到 12 月 6 日鼠疫被控制,共流行 34 天,总计染疫 99 人,死亡 97 人。

  1994年宁波医学科学研究所黄可泰、吴元章等对宁波细菌战作过长期调查,根据黄可泰的考证:10月27日晨约7时,天色阴霾,空袭警报突然狂鸣,一架日机窜入宁波市区上空,盘旋一周后俯冲而下,没有扫射轰炸,却抛下大量传单,传单上画有日、德、意国旗和两手相握表示:“中日亲善”的图画,还说什么“重庆正在闹饥荒,民不聊生,日本人民则丰衣足食,尚有余粮来接济你们”等谎言。投掷一批宣传传单后逸去。

  下午二时许,空袭警报又鸣,一架日机再次入侵,在市中心开明街一带,投下大量麦粒、粟米和面粉,该处上空顿呈一片淡黄色云雾,屋瓦上发出“沙拉拉”的响声,居民们感到十分惊奇和恐惶。日机过后,发现跳蚤骤增,红红的颜色,形体略小,与本地的不同,后来才知道,这些跳蚤是吸饱了鼠疫试验者的血液,体内充满亿万个鼠疫杆菌的疫蚤......时隔两天,就有人染疫发病。31 日晚,开明街豆浆店店主赖福生夫妇最早疫死。接着隔壁的王顺兴大饼店,胡元兴骨牌店,以及中山东路元泰酒店,宝昌祥服装店,还有东后街一带,相继死人……在这场鼠疫中,有名有姓的死亡人数达 109 人。其中宝昌祥户蒋阿宝及其家属、职员共15人,全家死绝的有12户,计45人”

  “109人”这一数字也是浙江细菌战受害者在对日索赔诉讼中向日本法院主张的宁波鼠疫死亡人数。2015年,海曙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组又对细菌战受害情况进行调查,又查实26名受害者,在这场人为鼠疫中,死亡人数达135人。根据日本细菌战资料中心的负责人濑敬一郎向宁波细菌战民间调查者裘为众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一直到1943年,日本731部队秘密调查所得,宁波因为细菌战罹难的百姓人数高达1554人。

  1940年11月30日晚,国民党当局决定,将开明街以东,北太平巷以西,中山东路以南,开明巷以北的5000余平方米疫区内的115户137间房屋,在省府当局(派卫生处长陈万里为代表)和专署(专员徐箴)监视下焚毁,在宁波市中心留下了一片废墟,人们称之为“鼠疫场”。这就是日本侵略军在宁波犯下的滔天罪行的铁证。    

  对于当年日军撒播鼠疫细菌的情况,许多受害者记忆犹新。

  宁波的钱贵法老人是疫区内元泰酒店的学徒,时年14岁,是鼠疫患者当中的惟一幸存者。钱贵法病倒后被拉到最严重的甲级隔离区。他说:“我被拉进病房后不久,前后左右躺着的人全都死了,他们身子躬着,满脸发紫,嘴巴干裂,样子痛苦极了。到后来,我病得跟他们没有什么两样了,两个抬尸体的丧葬工,见我躺在地,一动不动,以为我死了,抬起来就要往棺村里放,其中一个眼尖,发现我微微挣扎了一下,连忙喊:‘这个人还在动,还在动!’这样,才留在了人世......"

  另外,731部队原第一部特别班班员石桥直方证实说:“我参加过宁波的鼠疫作战。1940 年 8 月,西郡班一些人到达杭州,在国民党航空学校的飞机场乘轻型战斗机飞往宁波。后来,增田美保药剂大尉驾驶这架飞机把 731 部队、1644 部队培植的鼠疫跳蚤连同高粱、麦粒一起,投撒到宁波城。”

  “南京‘荣’字第 1644 部队抽调 50 名专业人员配合 731 部队行动,侵驻杭州的日军华中派遣军第 22 师团也参加了宁波鼠疫作战。投撒细菌后,日本便衣密探抓来2名男性中年人,我亲眼看到由731部队的军医当场解剖了。”

  史料除记载了宁波开明街鼠疫外,还记载了日军在北仑一带实施了一起霍乱细菌攻击。1940年8月,一架日机在宁波穿山村(今属北仑区柴桥街道)投下一枚炸弹。炸弹爆炸后,有许多白色漂浮物散落在村民的屋顶、庭院和附近河流中。不到一星期,穿山村就有人开始发病,头痛、发热、上吐下泻。经当地医院检验诊断,这是霍乱疫病。此次调研收录有姓名的死难者20人。另据《日军731部队罪恶史》记载:“1940年7月,石井四郎带领远征队到达浙江省宁波(估计在9月18日之后),他们用飞机上的投撒器将70公斤伤寒菌和50公斤霍乱菌,撒布在这一带的居民区、河流和蓄水池中。”数日后,石井部队又组织了100余名医务、摄影人员去浙江宁波一带撒布细菌的农田、蓄水池、水井等地取样观察,测定细菌武器的效果。不过这期间的细菌战,史料记载很少。

  从以上史料可知,侵华日军在宁波实施的细菌战攻击,一方面向城市空投染有鼠疫的跳蚤另一方面则向沿海集镇的水沟、水井、贮水池和河流中投放霍乱、伤寒病菌。这两种攻击方式都具有极强的破坏力和杀伤力,尤其是鼠疫细菌攻击。

  二、俄、日史料证实731部队实施宁波细菌战

  侵华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这一历史事实不仅被中国史料档案所记载,也被 1949年前苏联的史料文献所证实,1993年又被日本的档案文书所证实,2011年又被第731部队本身的细菌战论文所证实。

  (一)前苏联《伯力审判材料》记录宁波鼠疫细菌战

  1949 年 12 月25日至30日,前苏联在其远东著名城市伯力城设立滨海军区军事法庭,对日军 12 名细菌战罪犯进行了审判,即著名的“伯力审判”。事后以俄、中、日、英等文字出版了该审判的记录,全名为《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材料》( 学术界简称为《伯力审判材料》) 。该书中记录,是 731 部队在 1940 年实施了宁波细菌战。

  1949年12 月 25 日,战犯原 731 部队军医少佐柄泽十三夫在伯力法庭的供词说:“......1940年下半年,我奉直接长官铃木少佐的命令,要准备70公斤伤寒菌和50公斤霍乱菌。当时铃木少佐向我解释说,准备细菌一事,是该部队长官石井将军命令他作的,因为石井将军正准备率领一个特别远征队去用细菌反对中国军队......我执行了这个命令。同时,我从第二部人员方面听到,第二部内为石井将军远征队培养了5公斤染有鼠疫的跳蚤,以便用去散布鼠疫。”

  柄泽十三夫在法庭上还供说:“......据那些随同石井将军到过汉口的军官转回来时说,(在宁波)使用染有鼠疫跳蚤一举,业已奏效。散布跳蚤的结果引起了鼠疫流行症。参加过那次远征队的野崎少佐曾拿出一份中国报纸给我看,报纸上有篇论文指出说,宁波一带发生了鼠疫......说这次鼠疫的肇事者是日本人,因为有人亲眼看到,有架日本飞机飞过该区域上空时,曾在不高地方扔下了什么东西。这篇论文我,我亲自读过”

  731 部队训练部部长西俊英在731部队内亲眼见过摄有日本细菌部队攻击宁波经过的秘密纪实新闻片。他在供词中说:

  “起初银幕上映的是装有染疫跳蚤的器皿安置到飞机翅膀上。接着是一段说明这器皿内藏有鼠疫细菌。即有四五个人坐上飞机向‘敌人’方向飞行;到了敌军上空。随后几副镜头是表示飞机动作,中国军队移动及中国村庄情景的。接着就出现有一股烟气脱离飞机翅膀向下坠去。随后就有一段解释,说明这股烟气乃是撒放到‘敌军’头上的鼠疫跳蚤。

  西俊英往下又供述到银幕上映出细菌攻击实施和结束的情形:

  “那架飞机转回到飞机场,接着银幕上就出现出‘任务完成’字样。石井和碇常重从飞机里走出来,其他人我不认识。接着便放映出‘结果’两字。银幕上照出一张中国日报上的论文和日语译文。这中国报纸上写道:宁波一带发生了强烈的鼠疫。最后一副镜头,是表明中国卫生队身穿白大褂在发生鼠疫的地区消毒情形”

  宁波鼠疫战的“奏效”成为日军细菌战的成功范例在日军内部大肆宣传。细菌战的主谋石井四郞对于此次作战的效果甚为满意。据第731部队总务部长的川岛清供称:“石井曾将一份记述1940年间宁波一带发生鼠疫流行的杂志给我看,并声称宁波鼠疫流行是日军远征队空投鼠疫跳蚤的结果,还说‘这次远征是有成效的’”。

  除以上述所引的被告柄泽十三夫、西俊英和川岛清的供词外,还有在日本关东军档案中发现的文件。其中有前日本关东军总司令梅津美治郞将军于1940年7月25日颁发的丙字第659号命令,他命令关东军野战铁道司令官将第731部队一队人员和特种秘密货物运往华东。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日民间保存的细菌战文献文物搜集、整理与研究”课题组公布了一批侵华日军细菌战部队的往来公文和命令文件,其中一份就是731部队参与浙江宁波细菌战的作战命令。

  总结上述《伯力审判材料》中的记录,我们可了解如下历史实事:

  1、日军在宁波实施细菌战的暴行铁证如山,罪责难逃,不容歪曲和抵赖。

  2、宁波是东南沿海港口城市之一,是浙东各地工农业产品的主要集散地。抗战爆发后,上海、杭州相继沦陷,沪甬线班轮还在通航,宁波成为内地物资转运口岸,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具有重要战略地位,是日军实施细菌战的最早实验地之一。

  3、宁波细菌战是由日本军部策划和天皇批准的,由大本营参谋本部指令731部队和南京“荣”1644细菌部队共同实施的,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战争行为。

  4、这次细菌战是秘密进行的,目的是“用飞机空中投撒鼠疫跳蚤、霍乱、伤寒等细菌”的杀伤效果,以寻求飞机“雨下法”方式获得大规模杀伤效果的细菌武器,带有多种实验目的。

  (二)日军大本营参谋的工作日记《井本日志》记录宁波细菌战

  1993年,日本反战学者,中央大学教授吉见义明在日本防卫厅战史研究室图书馆调阅日军慰安妇资料,偶然却发现了原日军支那派遣军参谋本部负责日军细菌战联络实施的作战参谋井本熊男的工作日记《井本日志》,井本熊男在日记中对日军在浙江宁波等地实施细菌战的“工作情形”有详细的记载:如细菌战的实况、计划、设计、实施的全过程等,成为今天日军侵华实施细菌战的又一份直接证据。

  据《井本日志》记载,宁波第一次被列入日本大本营陆军部细菌战的攻击目标是在 1940 年的 6 月。1940年6月5日,参谋总部作战参谋荒尾兴功中佐,支那派遣军参谋井本熊男少佐、华中防疫给水部代理部长增田知贞中佐就浙东细菌战进行了协商,计划在7月份实施细菌战。计划如下;

  1)时间:暂定(7月中旬)解决问题;(2)机场:句容(现江苏省省南京市东面)。(3)目标:宁波、浙赣线上的衢州、金华等地;(4)指定实施部队:总司令部直属(负责人石井大佐)。飞行高度:4000米以上(在宁波实战中日军是从200米高度投下鼠疫跳蚤的)。撤播种类:雨点般落下跳蚤。    

1940 年6月 5 日《井本日志》第7 卷)

  1940年7月21日,井本熊男飞抵哈尔滨与石田部队协商。石井即在哈尔滨平房的731部队本部组织由731部队副官、总务部长太田澄大佐、航空班长增田美保等40人组成浙东远征队。8月份,远征队到达杭州,9月份密谋实施细菌战首批拟攻击目标选择了重要港口城市宁波和浙赣线上衢县和金华。《井本日记》1940年9月10日记载了有关准备细节:

  井本从奈良部队的太田澄中佐和增田美保大尉处接到了关于攻击目标和运送细菌的报告的情况,这是宁波成为细菌战攻击目标的第二次记载。

   与奈良部队的太田中佐和增田大尉联系

  1)定于9/10搜索目标,把宁波和忂县作为目标是妥当的。金华:空中摄像城市;(2)10/9第一次弹药输送迟到,预定在几天内到达,第一次 C弹改为 T弹。

1940年9 月 10 日《井本日志》8卷)

  如上所述,太田澄和增田美保根据空中摄像的搜索结果,向井本报告了1940年10月9日将宁波和忂县作为攻击目标是适当的,并提出把金华作为候补目标。而且,将第一次细菌战输送的弹药由当初预定的“C”(霍乱菌)改为“T”(伤寒菌) 。

  井本日记中第三次有关宁波的文字记载是1940年9月18日。以下记载了井本与奈良部队之间确认了的细菌战的具体实行计划的内容。

  日记“18/9(9 月 18 日)星期三”记载:

  与奈良部队的联系

  1)实施延迟的理由。2)弹药空运外加陆路运输。(3)福岛雇员战死情况。

4)一天生产量10KG(C)、10KG(T)以上。(5)目标宁波(或附近部落,1K平方1.5),金华、玉山1K平方2(其附近地区1K平方 0.7—0.8)

  山本吉郎(关东军参谋)的意见:

  1. 广泛使用稀释弹药和少次投放散布浓度大的弹药,由于选择后一种方式,目标选定在温州(台州、温州、丽水);(2)为能决定使用下雨式投放弹药而使用降落伞计划,宁波的海上方案;(3)借用一架航空照相机;(4)关于使用笕桥机场的事情,应避免其它部队使用,还有连络的事情;(4)递交地图的事情;(5)与谋略有关的事项,关于其用法的事情。

1940 年 9 月 18 日《井本日记》第 9 卷)

  由此可知,井本与奈良部队之间确定下来的有关细菌战具体实施计划的内容:(1)首批攻击目标锁定宁波、金华,在此基础上再增加台州、温州和丽水等地区。(2)在宁波1平方公里见方的地区用1.5公斤的细菌等 ,明确了各攻击目标的具体细菌使用量等。(3)预计一天生产(“C”)霍乱菌10千克、(“T”)伤寒菌10千克以上。(4)拖延细菌战开始时间的理由,细菌弹的输送为空运和陆上输送并行,军属在福岛的战死状况的确认等。(5)山本参谋具体示意了使用“被稀释的弹药”和“高浓度弹药”两种方法,并决定了播撒量。(6)将细菌战使用的机场定为杭州苋桥机场,确定了在使用该机场期间,其他部队不得使用该机场。这就说明,在浙江省各地实施的细菌战攻击是9月18日以后开始的。

  《井本日志》再次记述细菌战进展状况是在10月7日:

  “一、奈良部队的情况:(1)运输计6次(其中船运2次),空运当日到达,船运约需6日;(2)攻击次数,共6次,跳蚤1克约1700只”。(3)等待效果判定(密探);(4)“决定在杭州测定气象等情况,并将其移到当地,不得使用降落伞(只对宁波).......” 

1940 年10 月7 日《井本日记》第 10 卷)

  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日军从9月18日到10月7日这一期间内共实行了6次细菌攻击。其中,至少有1次散布的是鼠疫跳蚤。从运输所需时间及运输次数与攻击次数相同,大致可以推定每次攻击所用细菌都是从哈尔滨平房细菌工厂专门运到杭州前线的。关于这6次细菌攻击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井本日志》中没有记载。但井本的记载说,就实施的细菌战来看,“C(霍乱菌)没有出现效果,P(鼠疫菌)或许会成功”,这时他们已经确定了鼠疫菌的有效性,日军在10月中旬以后便把重点放在散布鼠疫跳蚤上。

  《井本日志》上述记录不仅再次证实1940年宁波细菌战是731部队所为,而且可使我们获知当年宁波细菌战许多细节,更为重要的是关于宁波等地细菌战的详尽资料,说明日军在浙江宁波实施细菌战是经过精心组织策划的。

  (三)731部队资料《金子顺一论文集》的记录

  2011 年7月,日本细菌战研究人员奈须重雄先生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关西分馆发现了原 731部队军医、日军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少佐金子顺一1940年至 1944年所撰写的一部细菌战方法研究论文集《金子顺一论文集》。该论文集中有一篇写成于 1943年12月14日,封面印有“军事秘密”和“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报告”等字样,题为《PX( 感染鼠疫的跳蚤) 效果略算法》的研究论文。为了试算鼠疫跳蚤的杀人效果,这篇论文以统计表的方式列举出日军1940年至1942年在中国各地实施鼠疫跳蚤细菌战的“作战效果”,其中就记录着1940年实施宁波细菌战的情况,这一记录与日本发现的历史档案文献《井本日志》等的相关记录相吻合,这又一份证实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的罕见实据( 见下表) 。

  既往作战效果略算表

  

  资料来源:[日]奈须重雄《日军细菌战罪证新资料〈金子顺一论文集〉的发现及其意义》,罗建忠译,《武隆学刊》2012年第3 期。

  奈须重雄先生对该表内容作了解释说明: “既往作战效果概见表”中的“既往作战”是指“731 部队以往进行的鼠疫跳蚤细菌作战”。表中的“PX”:“P”指鼠疫、“X”指跳蚤,“PX”指感染了鼠疫细菌的跳蚤,即“鼠疫跳蚤”。表中的第一栏“攻击”,是指实施鼠疫细菌攻击的时间,如“15. 6. 4”指昭和十五年六月四日(昭和十五年是1940年)。表中第二栏“目标”是指鼠疫细菌战攻击的地点。第三栏“PX kg”是指使用了鼠疫跳蚤多少公斤。第四栏“效果”是指攻击造成的感染死亡人数; “一次”是指鼠疫跳蚤攻击的第一次感染;“二次”是指鼠疫跳蚤攻击导致鼠疫外传造成的第二次感染。第五栏“1.0 kg换算值”是指1公斤鼠疫跳蚤杀伤效果的换算值;“Rpr”是指首次感染1公斤跳蚤可造成的死亡人数;“R”是指1公斤跳蚤可造成的总死亡人数;“Cep”是指1公斤跳蚤的流行系数(R/RPr)。

  从该表中第四项细菌战攻击记录来看:731部队对浙江宁波实施鼠疫细菌战攻击时间是1940 年10月27日,使用了携带鼠疫杆菌的跳蚤是 2.0公斤,第一次感染(指跳蚤投下后直接咬人造成的鼠疫流行)造成104人死亡,第二次感染(指跳蚤投下后导致当地老鼠感染和鼠疫外传造成范围更大的鼠疫流行)造成1450人死亡,按此效果计算,1公斤跳蚤首次感染可造成52人死亡,加上第二次感染可造成 777人死亡,本次攻击1公斤跳蚤的鼠疫流行系数R/Rpr是14.9。金子顺一在论文中写道:1940年10月27日,731部队在浙江宁波上空利用空军飞机撒放了2公斤鼠疫菌,二次感染死亡人数共计1554人。

  根据新发现的日方“新资料”,我们对宁波鼠疫细菌战有如下新认识:

  1、日军飞机在宁波市区开明街一带空投鼠疫跳蚤的时间,过去史料研究中有“10月22日”和“10月27日”两种说法。今从金子顺一论文中的“略算表”可知,“10月27日”空投鼠疫跳蚤一说是正确的。

  2、从金子顺一论文“略算表”可知,日军731部队在宁波投放的鼠疫跳蚤是2kg。据《井本日志》记载“1克鼠疫跳蚤约1700只”来计算的话,2kg鼠疫跳蚤则应该是340万只。

  3、关于当年宁波鼠疫细菌战中究竟死亡了多少人?历来学术界尚不一致。“略算表”记录,宁波鼠疫跳蚤攻击的第一次感染鼠疫并死亡人数是“104人”。这一数字与容启荣处长调查报告书中鼠疫感染人数“99人”、黄可泰先生在宁波调查的因鼠疫细菌战死亡“109人”,海曙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组调查出的“135人”这数字比较相近,说明金子顺一论文“略算表”记录的数字有一定真实性。

  4、金子顺义一论文中最骇人听闻的无疑是宁波鼠疫第二次感染造成“1450”人死亡,这在过去中方史料和研究中很少提及。以往研究认为: 宁波鼠疫的防治措施得力,通过建立防疫机构,封锁疫区、消毒疫区和捕鼠灭蚤,设立临时隔离医院,烧毁城疫区房屋,严查外逃鼠疫患者等措施,控制了宁波鼠疫的外传,遏止了宁波鼠疫第二次流行( 第二次感染) 的发生。现在看来,这一认识应有所改变。这个受害者的数字跟我们以前掌握的数字相比高出14倍之多,第二次感染的数字很可能是1941年4月19日宁波沦陷后日军在占领宁波后秘密调查统计得出的。当年,开明街鼠疫爆发时,查实有名有姓的就有100余人,还有一些人可能没留下姓名,或感染后逃难到了乡下,在那里蔓延开来,在那个时期,除了宁波城外,其他各地也有关于鼠疫死亡的记载和传闻,很可能和金子顺一论文中的1450个感染者相呼应。其实当年宁波因日军鼠疫细菌战而死亡的居民实际人数应大于 1554 人。

  5、侵华日军使用的细菌武器以鼠疫菌为战略首选以飞机散布菌液和空投感染鼠疫为主要作战手段。作战目标非常明确,几乎全部是指向中国。新资料也证实日的细菌战已经具有比较成熟的实验基础和强力的杀伤力。

  三、从俄日史料看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的“战略意图”

  (一)从前苏联《伯力审判材料》记录看宁波细菌战的目的

  1949年12月6日,被告前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生产部分部长柄泽十三在伯力法庭上受审的供词:

  “石井将军在1940年至1942年间率队远征的目的就是要在具体战斗环境内进行探求大量散播细菌方法的实验。但其实这也就是把细菌实际用作战争武器去攻击中国军队。石井将军远征队在1940年间使用鼠疫跳蚤,结果在散播此种跳蚤的地区内引起了鼠疫,关于这点,我在1949年10月22日受审时己经详尽陈述过了。”

  1940年浙赣细菌战结束后,731部队马上派人调查细菌战攻击效果,特别是对成功的战例(如宁波)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据战犯原 731 部队军医少佐柄泽十三夫在伯力法庭的供词说:

   “当时为了搜集关于此次动作效果的情报,特留下了一个由野琦少佐带领的专门小队,结果野琦少佐弄到了几份记载有关宁波一带温疫流行消息的报纸,这报纸上写过,在宁波一带发生此次瘟疫之前,有数架日本飞机在上空飞过时掷下过某种东西

  被告前日本关东军总司令山田乙三在证明731部队的任务时供称:

  “......第731部队成立的目的是准备细菌战,主要是反对苏联,同时也反对蒙古人民共和国和中国。”   

  被告前日本关东军医务处长兽医中将高桥隆笃供称:当时驻满州的各日军军部内部都组织了“兽疫”部队,这些部队是由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一作战部发起成立的.......兽疫部队的任务,就是准备和进行对苏的细菌战和军事破坏活动。”    

  从以上史料记录看,日军将细菌战运用到侵华战争中,目的就是将其作为实现全面侵华和反苏等国的可恃手段,企图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建立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以实现其对外侵略扩张、称霸东亚的野心。

  (二)从《井本日志》记录看宁波细菌战的目的

  从《井本日志》的相关记录看,宁波细菌战的实施对日军来说是有着明显的实验目的。

  根据《井本日志》记载,1940年10月9日,把宁波、忂县定为细菌战的攻击目标,金华作为候补目标。9月18日的日记中记载,决定在宁波、金华近郊播撒稀菌液,决定在温州、丽水等播撒高浓度菌液,并决定了播种量。1940年10月7日,井本中佐在奈良部队的细菌战实施情况的报告中说,“至今(10月7日止)攻击次数为6次,细菌的输送26次,跳蚤一克约为1700只”。这里所说的跳蚤就是鼠疫跳蚤。 日志记录:“等待效果的判定(密探调查)”、“决定在杭州测定气象等情况,并将其移到当地,不得使用降落伞(只对宁波)”、“要灵活对待攻击目标和灵活运用攻击方法 (决定),可以重复运用攻击方法”等。

  1940年11月下旬,日军大本营为了贯彻细菌战的“突击性”原则,下达了“大陆指690号”指令,决定将细菌战“试验在本月末结束”。所以,从《井本日志》的记录来看,宁波细菌战具有明显实验目的。

  (三)对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目的的分析

  总结《伯力审判材料》、《井本日志》相关史料,我们可知日军攻击宁波的目的有三:

  1、准备对华、对苏作战的细菌武器。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持久战阶段,日军陷入侵华战争的泥潭中不能自拔,战争资源日渐匮乏。日本为获取丰富的战略资源,日本提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和“东亚新秩序”的口号,加快了侵略中国和南太平洋的步伐,同时对中国制定“更加使政略、战略、谋略、一体化,尽全力迅速使重庆政权屈服”的方针。在这样的形势下,日军大本营把细菌战列为向中国施加压力的主要手段之一,决定在浙赣地区进行细菌战,以深入内地,幻想快速消灭中国,以便开展对苏作战。

  2、试测鼠疫跳蚤细菌的作战效果。“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中国东北,日军在哈尔滨南郊平房镇建造了细菌实验场,组建了满洲731细菌作战部队。1939年10月,731部队首次在日苏诺门罕战争中使用细菌武器,采取人工“谋略投放”的攻击方式,将霍乱、伤寒、鼻疽等细菌投入哈拉哈河中,取得一定“成效”,获得日本大本营“嘉奖”。1940年,为改进细菌武器攻击方式,731部队在大本营支持下开始远赴中国正面战场的浙江,变人工“谋略投放”为飞机“雨下法”投放,以取得大规模杀伤效果。从1940年9月18日至10月7日共进行了6次细菌攻击,结果“霍乱菌、伤寒菌效果并不理想”。1940年10月4日忂州细菌战投撒鼠疫跳蚤几天内就有多名受害者死亡,日军对忂州细菌战作战效果十分满意,怎样确实取得忂州细菌战那样的效果,进一步试验使用飞机在实战条件下投撒各种细菌取得更大的杀伤效果,这是实施宁波细菌战的另一个重要目的。

  3、阻止中国从宁波港口获得国外战争援助。宁波自古以来就是我国有名的港口城市,商贸和对外贸易活跃。由于宁波独特的地理位置,日军把它列入首批细菌武器攻击的重要目标,处心积虑地做了充分准备,企图通过撒播鼠疫细菌,使其发生大范围的传染疫病流行,以瘫痪或摧毁这个东南沿海重要港口城市,阻止中国从宁波港口获得国外战争援助,以彻底掐断中国东南海上交通补给线,摧毁中国军民抗战到底的意志。另外在上海、杭州沦陷后,宁波成为一个战略要地,1938年9月以后,日军在宁波遇到了强大的对手,镇海的防卫军194师和宁波防卫司令部顽强抵抗,大大地挫伤了日本侵略军,日军死伤惨重,它是阻挡日军进军华东地区的一个障碍,这也日军实施宁波细菌战的又一个重要目的。   

 

  (作者单位:宁波市海曙区委党史研究室

【返回首页】 【关闭】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所有:中国宁波史志网
主办单位: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宁波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宁波市中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