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首页 机构设置 政策法规 政务公开 史志研究 史志宣传 史志成果 阿拉宁波
首页 > 史志宣传 > 重大纪念活动 > “不能忘却的记忆——浙东革命精神”学术研讨会
重大纪念活动  
宁波市地方志工作推进会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纪念中共宁波地方组织建立90周年专题
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
《中国共产党宁波历史》第二卷首发式
新中国成立65周年暨首个国家烈士纪念日
纪念宁波解放60周年专题
纪念抗战胜利65周念专题
庆祝建党90周年专题
纪念浙东抗日根据地创建暨浙东区党委成立70周年专题
“不能忘却的记忆——浙东革命精神”学术研讨会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专题
 
“不能忘却的记忆——浙东革命精神”学术研讨会  
宁海亭旁暴动史料研究
发布处室:宁波史志网  发布日期:2018-03-01  来源: 阅读次数:
保护视力色: 【字体:

  内容提要:旁起义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八一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的影响下,中共浙江省委、宁海县委为了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而领导发动的一次闻名全国的农民武装起义。这次起义是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游击战争、创建农村根据地的革命尝试。文章回顾了亭旁暴动发生的背景、历史进程,缅怀亭旁暴动中的历史人物,分析阐述了亭旁暴动的历史意义,总结其历史经验和教训。

  键 词:亭旁暴动;农民武装;史料;研究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本文通过对宁海亭旁暴动史料的研究,追忆浙东烽火,重温中国共产党领导宁海人民在大革命时期、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不懈奋斗的光辉历史,深切怀念为革命事业英勇献身的宁海英烈和革命先辈,大力弘扬不屈不饶、艰苦奋斗、顾全大局、无私奉献的浙东革命精神,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坚定文化自信,从而激励宁海人民为加快追赶跨越、美丽崛起,早日跻身全国强县第一方阵而努力奋斗。

  一、亭旁暴动的背景、组织与发动

  (一)发生背景

  亭旁原属宁海,地处宁海县南乡,西枕天台山,东临三门湾,境内山岭起伏,林茂谷深,道路崎岖,居临海、天台、宁海三县之间,离县城较远,国民政府鞭长莫及,视同“化外”。亭旁民生强悍,不畏强暴,素为各种势力所倚重,豪绅官僚不敢轻惹。

  早在太平天国起义时,就有王延圆、赖余沈会同临海林大广领导农民起义,曾占领过宁海县城。民国年间,自发的小股农民斗争时有发生。这些都为我党领导农民开展土地革命,进行游击战争,创建农村革命根据地提供了有利条件。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革命政变,接着汪精卫也叛变了革命,蒋汪叛变宣告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中国革命处在十分危急的关头。为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挽救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发动了八一南昌起义,并于8月7日在汉口召开八七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决定组织力量,转入革命势力比较薄弱革命基础较好的农村。当时中共中央指示江浙省委:应马上准备一个广大的农民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占领县城,在暴动区域里,坚决肃清一切革命势力为了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和落实党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共浙江省委、宁海县委(当时亭旁属宁海)发动了一系列农民武装起义,亭旁起义就是其中规模较大、影响较深的一次农民起义。

  (二)组织与发动

  1927年,宁海县委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把发动农民暴动的重心放在亭旁地区,并派共产党员包定回到亭旁区以亭山、桂林小学为据点,以教书为掩护,积极组织开展建党和发动群众工作。1928年1月,省委又派王瘦竹到亭旁帮助开展建党工作。1月22日在丹丘寺召开党团大会,成立亭旁党团区委领导机构,包定兼任中共亭旁区委书记。此后亭旁的党团组织迅速发展起来,包家、任家、梅家、中门、南溪等地党支部相继成立,全区党团员发展到700多人。党组织的发展壮大,为亭旁起义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知识分子党员大多以小学教师为掩护,组织亭乡学会,控制各乡村小学。包定召集包昭光、包昭华、邵茂潘、邵宜民等人,秘密组织成立“穷人会”、“壁虎会”,开办干部培训班,培养革命骨干。他们还通过成立农民协会,举办平民夜校、剧社、狮子会、茶灯会等公开社团,对群众进行革命宣传和鼓动,使亭旁的革命力量得到迅速发展,亭旁的农民运动也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1928年3月,中共浙江省委在上海召开扩大会议,确定了“武装暴动推翻国民党,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工作总目标。会后省委立即派王瘦竹到宁海传达党中央“局部暴动,循环游击,扩大影响,争取群众,建立革命根据地,进行武装革命”的方针,并决定在宁海亭旁(现属三门县)农民经济斗争的基础上,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武装暴动。为此,中共宁海县委召开全县代表会议,决定成立武装部队。亭旁区的工作迅速以农民经济斗争为主转移到以准备武装暴动为中心的斗争上来。5月23日夜11时,在包定、叶信庄、梅其彬、任畴、包昭光等的领导下,农民武装180人在丹丘寺集中,编队后开到任家,包围并进攻大土豪任禹玉家和大地主任友瑞家,揭开了亭旁起义的序幕。

  二、亭旁红色政权的建立及斗争历程

  1928年5月24日,中共浙南特派员管容德宁海县委特派员杨毅卿县委常委包定,在南溪召集亭旁党、团区委会议,决定正式成立亭旁区革命委员会和红军指挥部,包定任革委会主席兼红军总指挥,梅法金、任畴任副总指挥。5月26日拂晓,暴动农军高举起义大旗,手执土枪、长矛、大刀等武器,连同群众千余人,向亭旁进军。当地土豪劣绅闻风逃遁,农民武装未经战斗即占领亭旁。军民齐集城隍庙举行大会,中共宁海县委在大会上庄严宣布亭旁区革命委员会成立,宣布立即解散当地反动机构,实行共产革命,焚烧契据,开仓济贫,没收地主土地,并出示布告逮捕反动豪绅。革命委员会成为浙江省第一个红色政权——亭旁区苏维埃政府

  亭旁起义的同时,在党的组织下,珠岙、桑州、前童,天台的洪畴、欢岙,临海的大田、两头门的武装农民千余人也汇集珠岙,推举陈祥为红军临时总司令,待命行动,准备支援亭旁苏维埃。在宁海的桥头胡、梅林一带,也组织了六、七百农民,准备响应起义。亭旁起义的枪声,吓破了官僚、地主、豪绅的胆。他们仓皇外逃,紧急向国民党省政府告状、震动了全省,国民党浙江省主席何应钦急令省民政厅和省防军立即组织“围剿”。5月26日,驻海门的省防军第五团和临海的国民军,集结临海的车口、东睦、从东南包抄亭旁;宁海县及驻海游的国民军从西北面准备进犯。红军指挥部考虑干部和战士已四天四夜没有合眼了,难以连续作战,珠岙等地农军亦已散去,遂决定将部队撤至南溪一带,待敌人窜入亭旁时再加以反击包围。 5月27日黎明,从海游来的国民军最先窜入亭旁,并向南溪方向推进。红军据险扼守在上模虎陇头,英勇地阻击敌军。次日晨,敌军改由中门方向偷袭南溪,又被扼守在上马攀山头的红军击退。28日,东南方原集结在车口的敌军,进至临海金坑,距南溪只有十里之地;亭旁方向的敌军又大量增兵,使南溪腹背受敌,处于被围状态。由于遭到国民党绝对优势兵力的疯狂围攻,为保存力量,农民武装被迫化整为零,疏散隐蔽,先后都转入地下斗争。新生的亭旁苏维埃政权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三、亭旁暴动的经验教训和历史意义

  (一)经验教训

  亭旁暴动之所以失败,原因很多,但主观上是由于农民军缺乏组织训练,又经验不足,闻敌大部队到来,就纷纷散去加上装备极差,又弹尽粮绝,难以固守。客观上分析,由于历史时代的局限和时机不成熟,以及敌人的力量过于强大,农民武装遭到国民党绝对优势兵力的疯狂围攻以及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残酷镇压。亭旁起义的结果虽然失败,但实践证明,武装起来的农民群众是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一支主力军,它为我党深入农村,开展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新的革命道路方面提供了经验教训。

  第一,革命思想的传播和党组织的建立,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亭旁起义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1925年五卅运动后,在大革命暴风雨的前夜,当时在上海读书的宁海县进步青年蒋如珍、林泽荣(林淡秋)、章广田、俞岳、潘天寿、柔百等发起组织了“宁海旅沪学会”,学习、讨论革命思想。1926年春,蒋如琼、林淡秋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们根据中国共产党全国第四次代表大会的精神,为在浙江东部地区建立革命基地,造就党在东海之滨的革命苗圃,以学会名义,邀集在杭、沪、甬的一部分宁海籍青年,商讨创办宁海中学。暑期,他们回到故乡,从组织“消夏社’入手,办起补习班,筹办宁海中学。经多方努力,中学于1926年9月开学.中共宁海县第一个支部也在校内秘密建立了。中学开办不到一个月,即遭倒反动当局查封,学校被迫迁到海游,党组织负责人蒋如琼、范金镳也先后去广东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初,随着北伐的胜利进军,国民党中共浙江党团书记宣中华,派蒋益谦、林迪生等重建宁海中学和党组织。年底,全县即有党支部10多个,党员130多人。至1928年5月,全县建立了6个区委,70多个支部.党员900多人。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思想的传播、知识分子入党的和地方党组织的建立为土地革命和农民武装斗争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亭旁暴动折射出的“要把斗争置于党的领导之下”的经验,已被历史无数次证明。

  第二,广泛深入地发动群众和开展农民运动,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宁海县委在发动亭旁暴动中,始终围绕农民群众开展工作。首先,组织党员有计划、秘密分头对群众进行宣传教育,大力争取群众的支持和援助,动员了更多的群众参与暴动;其次,关切农民群众的贴身利益,激发农民群众参与的积极性;再次,组织农民群众共同战斗,发挥农民群众主力军的作用。为教育群众,宣传土地革命,他们组织平民夜校、剧社、狮子会、茶灯会等公开社团,培训干部。在党的领导发动下,亭旁各村首先建立了农民协会。包定、梅其彬等走门串户,组织了“穷人会”、“农民会”,宣传二五减租,平籴平粜,抗捐抗租,同时积极进行武装农民。党员叶信庄,带头发动农民打土豪,打开族仓分稻谷,大刹了土豪劣绅的威风。历史证明,重视农民群众的利益,强调农民群众的主体作用,是我们党各项事业能够不断取得胜利的法宝。

  第三,充分发挥地方精英领袖人物的作用,切实增强对革命军队的领导。作为领导农民运动的地方精英,主要是由回乡知识分子,以及少部分的地主富农与中农阶级所组成。因为在革命运动中,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份。亭旁起义便是当时的知识分子在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中开展革命活动的结果。亭旁地区农民运动的兴起和在农民武装斗争中,共产党员包定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1927年夏,包定到宁海中学任庶事主任,不久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任中共宁海县委宣传委员。1927年“八七”会议以后,他被派往亭旁地区,以亭山、桂林小学为据点,以小学教师职业为掩护,积极开展革命活动。1928年初,中共亭旁区委成立,包定兼任亭旁区委书记。1928年5月宣告亭旁区苏维埃政府革命委员会成立,包定任主席。此外,叶信庄、梅其彬、任畴、包昭光、梅法金、王瘦竹等党员同志身先士卒,领导并参与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二)历史意义

  亭旁起义虽然最后在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残酷镇压下,以失败告终,但亭旁起义作为“浙江红旗第一飘”, 它在浙江地方党的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积极的意义。

  第一,亭旁起义爆发在中国革命低潮时期,它是我党从城市转入农村,创建工农红军,武装夺取政权的一次重要尝试,其规模和声势在浙江都是空前的。它使广大群众深刻认识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和人民解放。

  第二,亭旁起义是我党从1927 年秋收起义开始,到1930年上半年全国300多个县武装起义中重要的一次起义,它和全国各地的革命圣火一道,形成燎原之势,有力地配合和支援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以及北伐战争的革命进程。

  第三,亭旁起义建立了浙江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并创建了红军,在短时期内组织发动了周围几县数千名农民武装,控制了几个区的局势,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豪绅的反动统治,削弱了反动统治阶级基础,鼓励和激励了广大群众的革命斗志,从而在浙江现代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第四,亭旁起义在斗争中发展壮大了党的组织,扩大了党的政治影响,在人民群众中深深地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并建立了深厚的政治威信和组织基础,是继续开展革命工作的重要基础。

  第五,亭旁起义对推动浙江省革命发展、点燃与保留革命火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在起义失败后,亭旁的广大农民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始终没有停止与反革命集团的艰苦斗争。抗日战争时期,宁海县共产党组织率先在亭旁恢复了活动,并输送了一批干部到解放区。解放战争时期,亭旁地区在台州最先建立了地方武装,并不断壮大。1949年2月17日,亭旁地方武装配合主力部队一举解放三门全境,使三门成为解放军渡江前浙江省第一个解放的县。

  

  参考文献:

[1]宁波地区的三次武装暴动 .宁波日报电子版2011年6月14日

[2]亭旁起义的组织和发动.台州日报第04版:视点2016年5月3日

[3]中共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革命多征战 功业铭青史——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浙江党史概况.浙江日报00004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2011年5月9日

  

                                    (作者单位:中共宁海党校)

【返回首页】 【关闭】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所有:中国宁波史志网
主办单位: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宁波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宁波市中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