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首页 机构设置 政策法规 政务公开 史志研究 史志宣传 史志成果 阿拉宁波
首页 > 史志研究 > 方志编修
史志研究  
党史编研
方志编修
年鉴编纂
 
方志编修  
新编村志的典范之作
发布处室:宁波史志网  发布日期:2018-12-07  来源: 阅读次数: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新编村志的典范之作

——慈溪市《海星村志》的三个第一

罗映堂

提要:《海星村志》是慈溪市第二轮修志中起步较早、体例规范、文字精炼、特色浓郁的新编村志的典范。海星村成为村落仅160年的历史,地处慈溪北部的海隅僻壤。2008年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建成,使海星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处于交通末梢的穷村,一跃成为长三角黄金节点的大桥南翼桥头堡。盛世修志,海星人由此催生了村民编修村志的愿望。有志者事竟成,《海星村志》成为慈溪市第一部出自盐区的村志、第一部正式出版的村志、第一部全体村民入志的村志。同时也为慈溪城市化进程中消失的原始村落留存了一份弥足珍贵的历史资料。

关键词:典范 盐区村志 正式出版 全民入志 历史资料

 

庵东镇海星村从2010年开始编修的《海星村志》,历时近5年,终于20144月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并获获宁波市村志评比一等奖。

把《海星村志》放在慈溪城市化进程背景下及全市村志编修现状来审视,笔者认为这是一部值得点赞的具有“存史、资政、育人”功能的佳志,也是值得称道的新编村志的典范。全志42万字,横排门类,综述史实,前设卷首彩照、政区图、村域图、序、范例、概述、大事记,中设正文11章,后殿附录、编后记。《海星村志》有很多亮点,如:纲目规范不失灵活、布局谋篇扬长避短、厚今薄古剪裁得当,突出民情以事系人、地方特色可圈可点等等。一部村志创下了境内乃至省内、国内许多个第一,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三个第一是:慈溪市第一部出自盐区的村志、慈溪市第一部正式出版的村志、慈溪市第一部全民入志的村志,可谓令人刮目相看。

 

慈溪市第一部出自盐区的村志

 

细读《海星村志》,你会深深沉浸在杭州湾南岸关于盐的神奇故事中,从序、概述、大事记到正文、附录、编后记,字里行间无不演绎着海星人崛起在盐碱地里的“物理变化”“化学反应”。海星人发展了盐文化的灿烂,盐文化成就了海星人的辉煌。

慈溪产盐经历唐至清时期、民国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期。自唐代始有产盐文字记载,到宋代已具一定规模,自东至西建有龙头场、鸣鹤场、石堰场3场。至清末,龙头场、鸣鹤场两场逐渐废盐改农,石堰场盐田随海岸线北移并逐渐扩大,宣统三年(1911)改称余姚场,民国5年(1916)迁场署至庵东。1949年以来,产盐地域一直在慈溪现境之北的杭州湾南岸一带,以庵东为主要产盐区,由此“庵东”成了盐区的代名词。宋代产盐地域在大古塘一线,至今已距海岸近50多公里,以后随海水北却,直至筑成十塘,切断了海水流入,于2001年结束了千余年的制盐历史。

海星村历史不长,村落的形成就是一部慈溪移民史和围垦史的缩影。160余年以前,这里还是一片汪洋。村域成陆始于清咸丰年间(1851—1861)。时永清塘(六塘)已建,海星村的先民从上虞、绍兴和永清塘南等地入境。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又有四方移民迁入。这些先民都是处于社会低层的无地农民,在原住地生活无着落才迁移过来的,大多只带一只包袱,在海边搭建一个火洞舍就定居下来,多以制卤、晒盐及捕捞海产为生计。他们风餐露宿,饱尝怒潮海溢,所受的辛酸苦难,远甚于其他农民。第四章《村民生活》第七节《方言》记载着这样一首民谣:“晒盐佬、晒盐佬,担担咸泥压弯腰。吃格糠菜粮,烧格狗爬灶,住格火洞舍,穿格破衣裳,死了不如一棵草”。这就是海星村先民的生活写照,也是慈溪盐民在旧社会的生活缩影。“晒盐”几乎成了贫穷、落后、没文化的代名词,盐民编修村志简直是梦想。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一座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南翼桥头堡就建在曾是盐田的海星村。该村被大桥建设征用了190.64公顷(2859.60亩)的土地,大桥为海星村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2008年5月1日,杭州湾跨海大桥通车给海星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作为“大桥第一村”,不管从地理位置(大桥南第一个出口庵东出口就在该村,日均车流量9000辆左右,为慈溪境内最繁忙的出口)乃至村民生活、村级经济、村庄建设等都当之无愧。社会上有一种说法,认为海星村是“因桥致富”的第一个“暴发户”,并非夸张吧!海星人也乐意接受这种说法。

在海星村并村1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海星人萌发了编修村志的想法。村党总支书记王惠张当即拍板宣布村志编修领导小组成员,组建由土生土长的村民章仁苗为主编的编写组。通过5年的努力,《海星村志》终于问世,诚如庵东镇的书记和镇长在“序一”里所说:“海星村在2010年初就着手组织《海星村志》的编写工作了,足见中共庵东镇海星村党总支和村民委员会的远见卓识。他们在抓紧发展经济的同时,十分重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重视对社会结构、人文生态、文化发展的研究。他们深谙志书存世、资政、育人的作用,愿意在这项功在当代、惠泽后世的文化工程上投入。……《海星村志》不但是庵东镇有史以来第一部村志,而且还开了我镇志书编修的先河。”

 

慈溪市第一部正式出版的村志

 

2014年,全市共有308个行政村,但编修村志的不多,至于正式出版发行的村志当推《海星村志》为第一部。“正式出版”与“非正式出版”仅一字之差,然对于志书的编撰规范、出版要求、社会影响、存史价值乃至人力财力投入等可大不一样。《海星村志》的编者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海星人,从未涉及过编修志书的工作,但他们的修志起点却很高,认为“村志不编则已,编则要正式出版发行”。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究其原因,大致有三。

一是《海星村志》有一个敢作敢为敢担当的编写领导小组,党总支书记王惠张担任组长,村民委员会主任朱建军任副组长并兼任编辑、其他村领导任组员。领导小组把编修村志的决定提交村民代表会议的讨论,并获得一致通过和好评。当全体村民(含在外工作的海星人)得知这一消息后,反响热烈。普遍认为编修村志过去连想都没想过,现在梦想成真了,高度赞誉这是“为后人留下精神丰碑的举措”。海星村凭借杭州湾跨海大桥桥头堡的优越环境和自身的拼搏精神,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村,村党总支书王惠张工作十分繁忙,但只要涉及编修村志的事,都是立即拍板,优先处理不耽搁。王惠张是个地道的盐民出身,到了退休年龄,由于他出色的领导能力、工作魄力和辉煌业绩,上级继续让他担任村总支书记职务,为了编修村志的延续性,他也乐意服从上级安排。修志主要领导的责任心和延续性是修志成功与否的最重要因素。境内一些镇志、村志乃至专业部门志,往往由于主要领导的不稳定或仅仅“空头挂名”而已,导致修志受阻、时间拖延、质量低劣,甚至半途而废。海星村志的主要领导自始至终,不离不弃、敢于担当,真乃修志至关键也。二是有一个团结敬业、甘愿寂寞、队伍稳定的写作班子。编修一部志书,写作队伍的稳定至关重要,有的部门修志,由于团结、待遇、身体健康原因等诸多因素,编辑人员频繁调动,其结果可想而知。海星村志编辑队伍一直很稳定,从没发生过不团结的现象。他们从不计较待遇,甘愿寂寞坐冷板凳。编志者的“坐功”是基本功中的第一功。性情浮躁、计较得失、狂妄自大、唯我独尊的人是修不成正果的。三是编撰人员的谦虚谨慎、好学上进。全市修志的编辑者大多是第一次修志,二次修志者少之又少。《海星村志》的编辑人员都是退休教师,均为第一次修志,须从头学起修志的基本知识。他们敢当小学生,边学边干、虚心求教。从凡例的编写,纲目的设置,资料的收集汇编乃至整个编写过程,他们频频出入市地方志办公室求教。主编章仁苗住在宁波儿子家照料接送孙子读书,常常一早把孙子送到学校,立即驱车来到百里之外的浒山(市志办)借阅文献资料,请教难题。下午匆匆赶回宁波,晚上则把志稿从电子邮件发给市志办审阅。其他编辑人员更是市志办的常客,每次乘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市志办请教编写业务。有时,他们因私事来浒山,也不忘到市志办走走。如有位编辑因家属在市人民医院住院,他也要抽空步行到市志办谈编修村志的业务。结果,他的家属病愈出院了,他负责的村志其中一章也完成了。由于他们与市志办的频繁接触交流,村志编修顺利,少走弯路。倘若修志者闭门造车,不及时探讨请教,待初稿完成才提交方志部门审阅,事情就十分麻烦了。《海星村志》经受了“三审”(初审、复审、终审)的严格审查,再经市地方志办公室审批同意出版;又通过了出版社的“三校”(出版社的3次校对)的缜密磨合,终于如期付梓并于2014621日举行了隆重首发式。

《海星村志》纲目规范不失灵活。第一章《建置》,第一节为《沿革》、第二节为《境域》;这样的节名排列比较合理,符合纲目设置惯例及行文顺序。第二章《自然环境》,第一节《地基 土壤》,较之有的志书《土地》更为规范;“地基土壤”归属“自然环境”,而“土地”指田地或疆域,两者概念有明显差异。在第二轮修志过程中,对于村志设置《自然环境》是有较多争议的。反对者认为:一般县志里已有《自然环境》篇目,村或镇的自然环境包含在全县范围内,其内容基本相同,故可不设此篇目。这种意见也确有道理,常见村志、镇志里往往不动脑筋照抄县志的。认同者认为:村志里倘若不设《自然环境》,岂不违背了“横不缺项”的原则了么?村志不是仅给当代人看的,而是世世代代流传下去,更多的是留给后人看的;同时随着全球信息化的便捷交流,一部没有《自然环境》的村志,外县的、外省的、外国的读者会怎样评价?《海星村志》的编者们经过讨论、考证、请教,坚持设置《自然环境》篇目。要写好这个篇目并非易事,照抄县志虽然省力,但失去了严肃性、真实性,更失去了可读性。要客观、科学、真实地反映本村的自然环境,编者们参照县志纲目框架,向农业等有关部门及本村老人作了大量广泛细致的调查,终于完成了符合地情村情民情的与县志不雷同的

《自然环境》篇目。《慈溪县志》(1992年版)第二章《自然环境》中的《地貌》是这样描述的:“慈溪地势由南向北呈丘陵—平原—滩涂—海洋台阶式格局。北部有宽阔的淤泥质滩涂,呈扇形向北凸出于杭州湾;涂内为滨海沉积平原,海拔(黄海标高,下同)5米左右;东南部为翠屏山丘陵,海拔300400余米。”

而《海星村志》的《地形地貌》是这样描述的:“海星村地处杭州湾南岸冲击平原上,海拔在34米之间,地表微有倾斜,西南部微高于东北部。由于人类活动影响,原始海积平原地貌已被人为地貌类型所替代。境内原来横亘着3条人工土质海塘。其中南部村界的七塘已改建成公路,中北部的八塘和北部村界的九塘还基本保留当年御潮护天的原貌,在十塘和十一塘围筑后,已多处开缺,呈现被废弃的迹象。人工开掘分布在塘沿等处的横向河道和与其垂直的3条纵向河道以及盐农田基本建设时开凿的大小沟渠,把地面切割成棋盘格地块。穿村而过的国道、市道,与村内道路纵横交错……”很显然,《海星村志》第二章《自然环境》不但没照抄县志,而且更丰满、更形象、更有特色。说明村志、镇志是完全可以写好《自然环境》篇目的,倘若删去此篇目,实在太遗憾了。

第三章《土地 人口》,把“人口”前置到基础类,土地是物质资源,人口是人力资源,如此设置科学合理。第四章《村民生活》,共设6节,其中第五节《岁时习俗》、第六节《礼仪习俗》、第七节《方言》按传统应排列在社会类,该志前置突出了人文民情;《方言》降格为节,避免了与《慈溪县志》等志的《方言》不必要的重覆。第九章《体育卫生》,第二节《卫生》的第一目《卫生管理》,原《殡葬管理》析出插入第四章第四节《社会民政》,归属得当。

布局谋篇扬长避短。海星村有先人活动仅160年左右,其历史文化积淀与沿山一线拥有千年以上历史的古村无法相比。没有丰富厚重的历史资料,对于修志者来说可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编者们在布局谋篇中扬长避短、巧妙剪裁,体现了驾驭资料及行文的能力。村里没有称得上“文献”或“文选”的资料,他们就取消此目(避短),在卷末设置《附录》(扬长)。所谓《附录》容量可大矣,编者把“村规民约”“实施细则”“村民自治章程”“村民世系谱”“家庭成员录”等丰富或现成的资料统统归入其内。

有的村志历史悠久、各业兴旺、规模大、人口多,往往把经济类的“农业”“工业” “商业”“手工业”“第三产业和副业”等独立成篇章,其纲目编排几乎与镇志、县志相似。《海星村志》的编者没有照搬县志、镇志及其他村志的套路,而是根据村情,把“盐业”“农业”“工业”“第三产业和副业”等降格成节并归属第五章《村级经济》。“盐业”“农业”“工业”“第三产业和副业”先后顺序排列正确,不但符合海星村的传统产业主次排列逻辑,也符合慈溪地情。编者把已经消失了的“盐业”放在各业之首,可谓是独具匠心的。有的镇志、村志把“工业”排在“农业”前面,那是颠倒了顺序。

《海星村志》的布局谋篇不仅起到了扬长避短的作用,还不失纲目设置的规范和灵活性。

其他诸如“厚今薄古”“以事系人” 的写法贯穿全志,记述详略得当,村情民意突出。地方特色也是一大亮点,如“海涂围垦”“废盐改农”“大桥机遇”“生产习俗”等既有可贵的存史价值,又有很强的可读性,限于篇幅不再展开。

 

慈溪市第一部全民入志的村志

 

村志展示本村的文化资源越广泛越全面,志书的读者群和利用率就越大,其发挥的社会效益也就越显著。国史、方志、家谱是中国传统史学的三大支柱,越来越多的村志、镇志把三者互相渗透,纳入其中。尤其修村志时,由于基层缺乏档案和文献材料,完整齐全的文献就是家谱。慈溪是个全国闻名的移民集居地,各个历史时期有大量不同姓氏的移民迁入。至2011年,全市有624个姓氏。明清以后,慈溪民间修家谱之风大兴,市志办及本地个人收藏家收藏的家谱达670余部,21世纪后,全市新修家谱40余部。这些家谱为编修村志、镇志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文献资料。

综观境内外第一轮及第二轮修志中的村志,不乏有把村民家谱世系入志的,但仅限极少数大姓望族,多数宗族姓氏不能入志。有的村志把少数大姓望族的宗谱单独成篇章置于文化类,选录家谱中的谱序、堂号、宗祠、族规、族制、祀产、行传、艺文等。这样的村志简直成了为少数人光宗耀祖的载体,这对于大多数没有家谱的村民来说,就显得很不公平、很不公正了。

海星村160年的历史,没有一部迁始祖至此后编修的现成家谱,极少拥有家谱者,也均为原住地的老家谱。《海星村志》编者通过对31个大家族提供的世系传承资料,编成《海星村村民世系图》。世系图打破了传统家谱格局,采用横排竖列世系法,与志书其他篇目对应,这样一目了然,便于翻阅。一个姓氏(或家族)一个谱系,有别于家谱,体现村志专类记述的体例。

《海星村志》大胆革新,注重增加人物链入志分量和注重记载可资育人的家庭教育内容的宽泛性。编者考虑到限于篇幅把全村136姓都入谱也不太可能,有的姓氏世系也很难梳理清楚,则以世居户中人数众者入谱,上下五代,时间跨度160年。至于极少数家谱的“谱序、堂号、宗祠、族规、族制、祀产”(无多大教育意义)等内容一概不入志。这样虽然使大多姓氏入志,但仍有少数村民志上无名。

《海星村志》的编者为了体现村志的“公平、公正、公开”和志书功能,面向最直接的读者——每一个村民,又精心设置了《家庭成员录》。每户家庭的左上角标有一座房屋的图案,“某某某公”是该户人家能查到的最高辈,下列子(女)辈、孙辈、曾孙辈、玄孙辈等。多子之家则表明长幼次序,孙辈以下不再表明,但基本上亦按长者前、幼者后排列。如配偶姓名无从考证,则以某某表示。有些户籍外迁或外嫁的则只列本人姓名。原各村一人户统一列在最后“单列户”里。男女平等、不分贵贱、一视同仁、人人入志的做法深受村民的认同和称道。

家谱世系及《家庭成员录》的入志,是《海星村志》成为名副其实的慈溪市第一部全民入志的村志。

“修志问道,以启未来”。《海星村志》的三个第一为践行“传承文明、记录历史、弘扬文化、服务社会、借史鉴今、启迪后人”的修志使命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同时也为慈溪城市化进程中消失的原始村落留存了一份弥足珍贵的历史资料。

 

201891

 

作者:罗映堂

单位:慈溪市地方志办公室 职务:编辑

联系地址:慈溪市三北大街777号市志办公室

邮政编码: 315300

联系电话:13606886679

电子信箱:qq858460132

【返回首页】 【关闭】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所有:中国宁波史志网
主办单位: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宁波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宁波市中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 最佳分辨率:1024*768